2020年07月21日 星期二       返回报网首页 |   版面概览    
当前版: 05版 上一版   下一版 上一期   下一期 往期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重返上帝街
  林国熹

  上帝街,名从何来,上帝何在?孩提时代,我常经钟楼进入上帝街而入读于爱群幼儿园。可到了年长,还不知道上帝街究竟深藏着何种奥秘。带着时光的困惑,在清秋的一天,我重返上帝街,实地进行查看与踏访。

  上帝街,位于宽仁与新华交界处,西北端连接赤鱼街,东南端与糖房街、大仑街交汇。上帝街长64米,宽8米,因东北端有一座“上帝宫”而得名。相传,早在明朝年间,上帝宫由晋江深沪信众捐建,“玄天上帝”塑像在寺庙内供奉。后来信众从深沪抬着“玄天上帝”神轿前往泉州进香,途经石狮时,突然轿杠折断,于是,信众便在宽仁建庙祀奉。自此,便有“上帝公打断轿杠就此兴”的民间传言。该庙前的小街随之而兴,上帝街的地名也就接踵而来。

  上帝公择福地而居,造福了一方百姓。在人们眼中,上帝公是扬善惩恶、扶危救难的正义之神。四方乡民奉祀神明,祈求福寿安康,庙宇长年门庭若市,香火不绝。传说,一恶霸打卖菜老人,手臂竟奇异地撞在墙上折断,从此其惧怕因果报应而改恶从善。

  至清末民初,沿海战乱,庙宇年久破损失修,每逢下雨便滴水到上帝公脚背。时久,上帝公脚背糜烂。为不扰民,上帝公变成美少年上街买药。后药店老板发现钱柜里时有冥钱,而每次下雨少年当前来买药,于是便叫伙计跟踪,直至进庙。之后,乡民发现上帝公脚背贴着膏药,上帝公的故事便传为美谈。这神话故事经老人的细细讲述,实是令人动容、让人赞叹!人世间,心中有信仰,善恶自分明,这是亘古不变的道德规范和精神食粮。

  民国期间,石狮出现以 “靖国军”为首的多种武装对抗力量。为稳定社会,加强“地方自治团体”力量,晋江县在石狮设立直辖分属机构第八区公所,并增设警察署。同时把办公地点设在上帝宫,又强行将上帝公请到万灯巷火神爷馆内供奉。但是,人们感恩上帝公的功德,依然在原址设置神位敬奉。此民间信仰活动一直延续到上世纪末上帝宫拆迁改建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区公所更名为区人民政府。后变更为石狮镇人民政府,并搬迁到群英路办公。自此,上帝宫便成为石狮镇职工工会会所。

  工会进驻后,又设置晋江县文化馆石狮文化站、石狮镇职工文工团、职工俱乐部等组织。在经济萧条年代,没有文化娱乐,没有公共设施,没有电视手机,人们精神生活十分匮乏,只有通过工会活动获得。因此,从寺庙改为职工文化基地的上帝宫,便成为小城居民文化学习与精神娱乐的场所。自此,沉寂百年的福地上帝街再度风生水起。

  “文革”期间,我是工会常客。进入会所,左边大厅是书报阅览室,条形长桌常围满阅读观众;小小图书室藏书不多,我却频频光顾借读所有;中国象棋活动室高手云集、鏖战不休;乒乓球室人满为患、济济一堂;大厅后面的高高戏台南音袅袅、声乐悠扬,并常有戏曲、舞蹈等文艺晚会。职工文工团名声在外,一部《红岩》话剧红遍闽南,除频频在各地剧院上演还参加省市赛事。

  如今,原上帝宫旧址已是楼房高耸。现入驻办公的宽仁社区居委会洪主任神情豪迈地说,宽仁是石狮侨乡的发祥地,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和风情习俗,是商市繁荣、政通人和、创业兴业的理想去处。

  悠悠上帝街,浓浓故乡情。探究历史的真相,追寻先人的足迹,我揭开了上帝街的神秘面纱,将福地的前世今生公诸于众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标题导航
~~~
~~~
~~~——致六胜石塔
   第01版:时政新闻
   第02版:家乡半月
   第03版:本地侨讯
   第04版:海内外乡亲
   第05版:宝盖山下
   第06版:闽南故事
   第07版:华界动态
   第08版:影像生活
那一碗牛肉羹飘香
重返上帝街
为你写诗